成 人 app免费观看

成 人 app免费观看 众人目送郑桓出了抱竹厅。r?a? ? n?en? ???.?r?a?n??e?n `o?r?g?

郑桓的从随们跟着郑桓下楼,楼下的小二殷勤的送他们出门,那声音响亮又清脆,楼上众人听得清清楚楚。

郑桓走了,葛公公却不着急走了。

周翼虎将抱竹厅的门关紧。

周翼兴突然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来,印象中的一张面孔,似乎与眼前这张温润的脸无声的重合在了一起。

他张了张嘴,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。

葛公公却突然笑了,只是他的笑都是浮于表面的,并未直达眼底。

“二少爷别来无恙。”

周翼兴剑眉微拢,看了周翼虎一眼,见他一副全然知情的样子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“陆歌。”

他艰难的吐出一个名字来。

周翼兴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,陆歌进宫做了内侍。他很难过,觉得娟子要是知道了,怕是更难过的。

唯美碎花风的气质短发美女

那小丫头在周家养了几年,识了字,懂了礼,性情也越来越开朗。虽然是个签了卖身契的下人,可是娘拿她当闺女疼。娟子在周家的日子,真的是挺好的,她时常会说起陆歌,说他们小的时候,家里人是怎么欺负他们,虐待他们的,她哥哥又是怎么护着她的。还说她想陆歌了……

要是让娟子知道陆歌进宫当了太监,娟子能受得了吗?

“你怎么……”你怎么敢,怎么敢!

从感情上来说,周翼兴当然要偏着娟子和陆石一些,毕竟这对父女在周家多年,都尽心尽力的为周家做事。特别是娟子,人勤快,照顾他的衣食起居……

要是娟子知道了陆歌居然做了太监,只怕会伤心欲绝吧!内侍是那么好当的吗?要吃多少常人想象不到的苦?

周翼兴的脸色换了两换,最终都化作了一声叹息。

造化弄人!

他与这个陆歌,连话都没说过。

当初陆哥安葬了他的娘以后,就离开了。

那时候先生拘着他们读书,有些事,他也是事后才知道的。

可是见到陆歌的第一眼,他就觉得这个人很是面善。

陆哥和娟子这对兄妹,长得很是相像。

周翼兴觉得糟心透了,看着陆哥也不顺眼起来,他这算做什么?难道从中牵线,是为了报周家当年的恩情?

陆歌好脾气的笑了笑,这个少年的身上,并没有阴柔的感觉,虽然他一开口说话,就能让人猜出几分他的身份来,但至少,他表面上跟那些扭捏的内侍是不一样的。

周翼兴对他讨厌不起来。

陆歌或许也知道,他跟周家人没有什么交际,更没有什么“旧”可念。说到底,周家人救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命,还安葬了他死去的娘亲,对他是有大恩的!而且老父,妹妹也被周家人照顾着,算来算去,也有五年多的光景了。也不知道当年那个跟他打赌,仅凭他几句话就借了他银子的小女孩,如今长成什么样了。

陆歌心里酸涩,面上不显,只道:“咱家还要回去复命,就不久留了。大少爷,日后周家有事,咱家一定会尽力相帮的。”他跟周小米的赌约,没有几个人知道,陆歌也不想让别人知道。

周翼虎点头,送了陆歌到抱竹厅门口。

陆哥本来想开口问问老父和妹子的情况,可是话到了嘴边,却又无论如何都问不出来了,不过他还是停下脚步,十分认真的背对着周翼兴道:“我爹若是再娶,也是不错的。”

说完,头也没回的离开了。

半晌,周翼兴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。

“大哥,这陆……”

周翼虎还是那副板脸的模样,道:“他不曾跟我说过离开咱们家以后的事,不过,我想应该是吃了不少的苦头的,不然的话,谁愿意走到这一步?”陆歌可是陆石的独子,他这一进宫,陆石也算是绝后了。

周翼兴点了点头,难怪陆歌临走时,特意说了那么一句话。是想让陆石再成个家,生个儿子继承香火吧!

“对了,大哥,按道理来说,今儿这事儿应该是世子爷露面的时候,他怎么没来,可是有事耽搁了?”

兄弟俩个好久没见,就借着这个机会坐下来详谈起来。

周翼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我问你,魏大总管这条线,可是我们能攀上的?”

自然不能!

我们?

周翼兴蓦的睁大了眼睛,难道大哥说的我们,不是指他和自己,不是指周家,而是指周家和世子爷!

这情形……

“大,大哥。”你别吓我好不好,你就是一个守城的,维护一下皇城的治安,你,你怎么能掺和到那种事情里去呢?

周翼兴是读过书的,他自己就有举人的功名在身,除了读书做学问,政事也是有所涉猎的。

楚章是个好老师,讲课的时候,会引经据典,会遍举古今实例。就连前朝当政的一些旧事,也拿来跟他们讲论,实证。甚至还在私下里,给他们讲过许多朝中之事,包括一些百年世族,勋贵之家的关系。

妄议国事,是不小的罪名。

可是楚章本就是个生性不羁之人,那些总想用世俗规矩困住他的人,总是失算。楚章从没有想过,对弟子们说这些是什么不对的事。

周翼兴想了想,突然心神微凛。

周翼虎就猜到了他的想法。

“没错。太子与魏总管。”他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,就不再说话了。

周翼兴不淡定了,脸上的表情换了几换。

“大哥,非要这样吗?”自古以来,只要掺和到这件事里头的人,就没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,输了,自然是一败涂地;赢了,也不见得能扬名立万,一个不慎,可能还是输。

大哥这是要干什么?逼着他们站队吗?他们只是商户人家,何德何能!居然要掺和到争储这件天大的事情里面去?

周翼虎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这件事情并不是你我能够决定和改变的。”

周翼兴压着火气道:“怎么不能改变?现在跟世子划清界线,还来得及。”

一道寒冰似的目光就朝他射了过来。

周翼兴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!没办法,大哥的眼神像刀子一样,太利了,他本来就有惧兄症,这些年大哥虽然不在他身边,可是他这个毛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。

周翼虎本身跟以前有了不同。

他现在除了有兄长的威严,身上还带着几分带着血的煞气。周翼兴没杀过人,不懂,但是本能的知道这股气势很强,尽量不要去招惹。

周翼兴讪讪的闭了嘴,可是眼睛里却写满着不服气。

本来嘛,他大哥只是醉心武艺,一心想学一身本事,好扶危济困,不让家里人受欺负而已。哪成想结识了世子以后,行事越发诡异,现在居然还牵扯上了官里的宦官!甚至还招惹上了太子!

如果是这样,那这个皇商的名头,他宁愿不要。周翼兴相信自家妹子也是极明白整理的,要是小妹知道了,肯定也会支持自己的。

周翼兴想到这些,哪里还坐得住,当下急吼吼的道:“大哥,你就听我一句,千万别沾若这些事非了,咱们现在抽身,还是来得及的。”他心里急,可是也知道事关重大,不能高声叫嚷,要是这些话让别人听了去,就大大的不妙了。

周翼虎听周翼兴这么说,心里是高兴的,至少弟弟是个知道轻重的,将来做起生意来,也不用担心他太过张狂,因此为家里惹来什么祸事。

周翼虎斟酌了一番,才对急不可奈的周翼兴道:“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好,还是说你糊涂好。”

周翼兴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,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“我们早晚是要回到周家去的,祖母已经在布置了,最晚明年,爹肯定会被名正言顺的接回去。”他停了一下,才道:“到那时候,咱们即便万般不乐意,也是跟周家坐同一条船的人了!”

周翼兴微愣,紧接着像是明白过来了什么似的,刚欲再说什么,却被周翼虎伸手打断了。

“周家将来肯定是要站队的,一群的糊涂人,只会连累咱们!若是不想被他们连累,只有咱们自己给自己寻条出路。你懂吗?”

周翼兴呆了一呆。

大哥话里的意思实在太多了!

周家,尚书府那边,难道已经开始站队了?

大哥是觉得周家的选择不妥,所以才要跟着世子爷?

可是世子爷难道已经有了要追随的人?还是云国公府那边有了什么打算?

这样也不对啊!

世子爷不是跟国公爷不合的吗?难道这对父子虽然私底下积怨颇深,但是政见上却是一致的?

这怎么可能呢!

周翼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“好了,你暂时还不适合知道太多。总之你要相信大哥,我是绝对不会置家人于不顾的,也不会让爹娘,弟弟,妹妹们出事。世子那边,也是一样的。”

周翼兴相信周翼虎,却不相信云霆霄。

他总觉得云霆霄对周家的善意来得有些莫名其妙!总觉得他那个人是对周家有企图的。

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

或许他就是想利用大哥也不一定。

周翼虎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是世子爷的事情,现在还不好说出来,而且牵扯太大,一个不慎,就容易出事。他只好伸手来敲了一下周翼兴的头,告诫道:“莫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你信不过别人,难道也信不过我?”

周翼兴连忙表态,“我自然是信得过大哥的。”他们兄弟从小一起长大,没有人比周翼兴更能明白周翼虎想要保护家人的决心!

“那就好!”周翼虎一副不愿再多说的模样,只道:“你以后也会留在京中,京中的形式如何,你日后就明白了。还是那句话,谨言慎行总不会错。”

周翼兴点了点头,以声道:“是。”他对自己兄长的话,还是很信服的。

周翼虎盯了他半晌,又道:“兴子,改天咱们去瞧瞧文儿吧!他在书院苦读,当真是一日当百日用。”

周翼兴连忙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他也念着弟弟呢,可是怕打扰他读书,不敢冒然去。

哥俩又说了一会儿话,周翼虎就让周翼兴带着耿亭先走了。

他一个人在抱竹厅里呆了一盏茶的时间,才慢慢悠悠的下了楼,又在一楼大堂里坐了一会儿,方才起身离开。

回去的路上,周翼兴的心情一直很沉重。

一是得知陆歌去宫中做了太监,他忧心娟子的反应,不知如何开口。要知道娟子可是托过他的,希望他走南闯北做生意的时候,替她打听一下哥哥的下落。周翼兴当时觉得这是情理当中的事情,便应了,不成想陆哥去宫中做了太监!难怪之前他让商队的人打听,却什么都没打听出来。

二是家里的事。

认祖一事,势在必行。可是尚书府那边,如龙潭虎穴一样!不仅如此,听大哥的意思,好像周家已经开始与皇子们接触了,不知道他们想为谁效力?将来又会把整个周家拖到一场怎样的风波之中。

恩科过后,老三必定是要入仕的。

周翼兴对自己那个三弟,有莫名的信心!就算他不能中状元,肯定也是在三甲之列。

三弟还小,就算中了状元又如何?若是周家出了事,只怕不但不能保周家一二,反而还会成了那些有心人第一个要铲除的对象。

五月的汴京,午后阳光正暖,把周翼兴的影子拉得长长的。

可是周翼兴却觉得,他身上,心里,无一处不冷,无一处不发寒。

先生说过,他不适合走仕途,不是因为资质如何,而是因为他跟大哥和三弟比起来,少了一份周翼虎的沉稳和决断,少了一份周翼文的波澜不惊。

周翼兴慢慢的在街上走着,却没有了四处闲逛的心情。耿亭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失落,一直没有开口说话。耿亭暗自猜测,是不是谈得不太顺利啊!可是耿亭观察了一会儿,又觉得不太像。

两人一路上都没有任何交谈,很快就回到了甜水巷的那个小院。(未完待续。)

↑ 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