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污播

“那这样县太爷会不会很生气啊,好容易弹劾一回也没收到预期的效果,心里估计是不爽的。”巧兰抿抿嘴笑道。

“是有一点,但是也不至于那么失望,他也是试探一下的,看看皇帝的态度,反正这些人的心思深,弯弯绕绕多得很,有时候我也猜不出来,不过他生气了我就躲着点,他高兴了我就往上凑了说事就行了。”传虎得意的仰着头哈哈大笑。

“我说你这几日怎么这么早回来呢,原来是他生气了没工夫理你了。”巧兰揪揪他的耳朵。

“嘿嘿!正好我休息休息呗,这段日子你少出门,要出去玩我带你去,这些日子也不能带你去画残荷了,到底府衙的事还是有点影响的,我怕你在被我连累了。”传虎摸摸巧兰细白的小脸,心里有点沉甸甸的。

“不要紧的,我最近也没什么时间去玩呢,好容易把婉瑜他们的衣服做出来,我还想着给素媛弄个礼物的,不过目前我还没有想好,还有屏风也需要绣,还真是没时间呢。”巧兰笑笑也不是很在意了。

“嗯,你正好休息一下了。”

“我会的,放心吧。”

“县太爷说了清刚明年开春可以下场试试了,清远建议考了秀才也不要着急,在等一届再考举人来得及,倒不是因为学问不扎实,而是太年纪他小了,过于锋芒外漏,年少成名什么的,对孩子不太好,他们这样的人家都不要这名声,将来会被排斥的。”

“那就听县太爷的吧,我们毕竟不如人家懂得多,我也觉得清远太小了,年少成名并不好,回头找机会我和他说说就行了,这孩子是懂事的有分寸呢。”巧兰笑着点头,并没有觉得不好什么的。

“咱家的荒山怎么样了?”巧兰打了个哈欠问道。

“还可以,一时半会是干不完的,等天冷了有些活就干不了了,还得等明年了,不过明年苜蓿草该有收成了,我打算冬季收获了除了留下自己用的,再送一批去西北。”

“好啊,你决定就好,吃亏占便宜的咱们论的是交情呢,也别太斤斤计较了。”巧兰点点头,困倦的又打了个哈欠。

黑夜让美女更有魅力

“你怎么了?天还早着呢就这么困了,中午没歇一会么?”传虎问道。

“睡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最近老是困得厉害,睡不醒似得,可能是秋天喜欢打盹吧,没事,我吃的香睡得好的,没毛病。”巧兰摇摇头不以为然。

“嗯,你多注意身体,早起还是要起来锻炼,学武说了女人不常出门劳动,要多锻炼对身体好呢。”传虎很在意巧兰的身体的。

“我知道,你放心吧,早起到点就醒了,也是睡不着了呢。”

“今年雨水有点多了,爷爷又开始担心了,让我把粮仓在重新加固一遍呢,我琢磨着时间有点紧,我还有点忙呢。”传虎咂巴下嘴说道。

“爷爷说的话很准的,你别不以为然,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吧,不干你可别吃亏后悔啊。再说加固一下心里也踏实么,你呀找人做些牢固的货架子,宽大的那种,好放粮食,离开地面一些距离,一个是防止粮食受潮么,我也发现有些粮食拿出来吃的时候有点受潮了,而且还有老鼠啃过的痕迹,你也该修修了。”巧兰又打了个哈欠。

“好吧,我让传光传庆回家说一声,要修就一起修了,粮仓加固一下确实有必要,万一出了问题,一屋子粮食都毁了,太可惜了。”传虎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的,就答应了下来。

“也不知道我爷爷跟村里人说了没有,要是都修修就好了,我爷爷担心的是有道理的,老人家看得远。”巧兰不认为爷爷多管闲事杞人忧天了。

“估计是给村长说过了吧,但能听进去的有几家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哦,那好吧,尽到责任就行了。”

“这秋收一过,农忙也就歇了,村里也闲下来了,村长说把祠堂整修一遍,之前咱们给的钱也够了,村长想着祠堂有些地方破败了,该修修才对,那个阁楼也要整修一下呢。”巧兰捂着嘴打个哈欠,困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“好,到时候我抽出时间回去帮忙去,瞧你困得样,快去洗洗睡吧,别熬了。”传虎看她真的困了,笑着拉着她的手回屋了。

“好吧,小玉不要绣了,天色都晚了。”巧兰还不忘回过头来说玲玉呢。

玲玉听话的放下了针线,又做了一个,真不错。

“哦,知道了。”

“嗯,把你的东西收藏好,不要碰了水记得放点樟脑丸,不然会有老鼠咬的。”

“哦,我知道的。”玲玉起身去给巧兰弄热水,准备洗漱睡觉了,她也要早点睡,早起起早些还能再绣几个呢。

这样既不耽误眼睛,也不影响干活,天不亮可以干点别的,天亮了可以绣荷包么,玲玉在心里计划着,越来越会利用一切碎片时间了。

巧兰被传虎拉着回去了,洗漱后就躺下了,传虎瞧着巧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,有些皱眉,怎么这么困呢,不是身体出啥问题了吧,算计着时间等学武回来让他给诊个脉看看才能安心呢。

心里想着也陪巧兰一起睡下了。

巧兰最近爱犯困,也觉得有点累,每日绣花的时间也不是很多,香薰也不做了,没兴趣觉得身上乏得很,就是早起的锻炼和画画还一直在坚持着。

李夫人过来了,给她拿了些京城来的花样子,还有不少很不错的布料,还有一些书也给她拿了过来,送给她的。

和她聊了好一会,李夫人才走的,巧兰送走李夫人,也是在累得很了,就睡下了。

玲玉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,悄悄问许嫂,“娘,小姐咋这么困呢,也没少睡啊,是不是生病了啊。”

许嫂抬起头想了一下,“夫人的小日子是什么时候走的,这个月来了么?”

玲玉皱着眉头算了一下,“哎呦!晚了好些天了,我给忘了。”

许嫂气的拿手点玲玉的脑袋,“你还记得什么啊?就记得你那几个荷包是吧,连正事都忘了,这是欺负夫人好脾气呢,换个主家不打死你才怪呢,记得别乱咋呼,谁都别说,明儿学武就回来了,让他给诊脉后,再说也不迟,懂不?”

“我懂,放心吧。”2020污播

↑ Up